國家一類資質??中央新聞網站

巴西,上帝偏愛的土地

丁剛

1940年8月,奧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夫婦流亡巴西,選擇佩德羅波利斯作為暫居之地。在這里他寫出了《巴西:未來之國》一書。1942年2月,這對夫婦服用鎮靜劑自殺。其時,歐洲戰火紛飛、硝煙彌漫,佩德羅波利斯宛如世外桃源。正是巴西平靜的生活,加重了茨威格對故鄉文明沒落的絕望感。他在遺言中這樣寫道,“與我用同一種語言的世界,對我來說業已沉淪……”茨威格沒有看到二戰的結局,卻從巴西的所見所聞中感覺到了世界文明即將出現的偉大轉折,也使得“未來之國”這個詞成為巴西的別稱。

行走在巴西,腦海里會不停涌現出“潛力”“后勁”“山川壯美”“地大物博”這些激動人心的詞匯。851萬平方公里,2億人口,遼闊的田野,廣袤的雨林,激情躁動的球場,熱情友好的人民。這是一個追求歡樂、創造歡樂、享受歡樂的國度。巴西詩人奧斯瓦爾德·安德拉德說過,在葡萄牙人發現巴西之前,巴西就已經發現了幸福。

 

卡皮瓦拉山巖畫

卡皮瓦拉山巖畫

薩爾瓦多,歷史從這里開啟

大約3億年前,這里還是一片海水。此后大規模的地殼運動使海床上升,隆起的地殼形成了巴西中部卡皮瓦拉山附近大大小小的山峰。在巨大的砂巖巖壁上,有人留下了數千幅大小不一的巖畫。它們已經默默在陽光、雨水和風中等待了數萬年。直到1970年,巴西考古學家涅德?吉東找到它們,為人們展示了史前美洲人類生活的全景畫幅。

那是一個炎熱的夜晚,我們乘坐小巴在顛簸不平的公路上行駛6個多小時,來到了巖畫的所在地。第二天一大早,當我們站在土紅色的石壁前,望著眼前一幅幅簡捷動人、充滿生活氣息的畫面,不禁感到有一種幸福感仿佛從1萬年前的歷史深處向我們走來:一位母親將孩子拋起嬉戲,一對戀人微微探身輕輕一吻,一家人在仰望并試圖碰觸頭上的星空……

在這些巖畫創作出來之后的1萬多年的時間里,印第安人是這片土地的主人,直到1500年,葡萄牙航海家卡布拉爾駛進薩爾瓦多附近的港灣。這些最初打算去印度的葡萄牙人沒有想到,因風暴偏離航線讓他們發現了一片充滿勃勃生機的新大陸。一年后,到達巴西亞馬遜出海口的意大利探險家亞美利哥?韋斯普奇對這片土地作了一個著名的論斷:“假如地球上存在天堂的話,那么一定跟這片土地近在咫尺。”

作為一個國家,巴西的歷史是從坐落在東北部海岸的薩爾瓦多開始的。它是葡萄牙殖民者于1549年在巴西建造的第一座城市,直到1763年,一直是巴西的首都。葡萄牙殖民者為開墾甘蔗種植莊園,將一批批非洲奴隸運到這里。至今該地區80%以上的人口仍為黑人。

我曾在薩爾瓦多老城的一個小客棧過夜。那是一幢有200年歷史的老宅,夜幕降臨時,打開窗戶,溫柔的海風會拂面而過。在石磚鋪成的小巷里,有黑人歌手在路燈下彈著吉他,唱著憂傷的歌。不遠處圣弗朗西斯大教堂和那些十六世紀的建筑,在投光燈的照射下,閃爍著迷人的光彩。

圣弗朗西斯教堂建于1587年,在薩爾瓦多300多座教堂中,是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。它的表層包括墻、柱、穹頂和天花板,覆蓋著鍍金的木雕和油畫。據說共使用了大約300千克黃金和80千克的白銀。

對上帝的供奉是征服的象征。在殖民者眼里,這里是“上帝偏愛的土地”,但在印第安人看來,卻是被掠奪與毀滅的家園。據統計,葡萄牙人發現巴西時,這里生活著500萬印第安人,現在只剩下82萬。對于那些從大洋另一岸被販運而來的黑人,這里更像是一座將他們精力榨盡的地獄。

穿行在薩爾瓦多老城,品嘗一下源于非洲的著名小吃油炸什錦面團,或者點一份當年黑奴的主要食品黑豆飯,再停步觀賞當地著名的黑人舞蹈——戰舞,今天的人們難以忘記,腳下那些被踩得光亮的鵝卵石上,曾經沾滿過黑奴們的斑斑血跡。

上一頁 1 23下一頁

責任編輯:孫園園

聲明: 版權作品,未經《環球人物》書面授權,嚴禁轉載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• 2016-08-12 09:07

標簽

評論(0)

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
最新文章

習近平回信勉勵在首鋼醫院實習的西藏大學醫

{r[title]}

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,以仁心仁術造福人民特別是基層群眾。

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 采取有效措施

{r[title]}

韓正表示,黨中央、國務院高度重視恢復交通運輸秩序。

用畫筆定格最美瞬間 浙江援助湖北醫療隊群

{r[title]}

描繪戰疫勇士們最美的瞬間。

国家为什么不敢查彩票